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德州反邪教 > 德州新韵 > 正文

岔河晚春

“人间四月芳菲尽”,德州的四月也已是红消翠长,春姑娘的背影真的渐行渐远了,心中生起“长恨春短花难驻”的情怀。千不舍,万不舍,舍不得这风柔雨软的最美人间四月天!

下午带着孩子去锦绣川风景区,沿着大学路,骑着电动车,迎着飞絮蒙蒙,穿过暖风帘幕,一路云淡风轻,很快就来到了岔河大道。虽是晚春,由北向南望去,映在眼睛里的却是满目花红,百花们竟像约好了一般,难道她们真的知晓这春天将不久归去,因此,集结在这里“百般红紫斗芳菲”,开一场春天的盛宴?

很少骑单车走这条路,更是难以赶上这春意盎然的美好时光。看到这一路繁花似锦,翠满花浓,想来在这繁华的市区,却有这么个好去处,也惊诧于这岔河堤上竟有这么美的风景?这岔河晚春,身处在喧嚣的繁华中,却悄然守护着这一抹宁静,如同五柳居士,“怡然居憩地”,好不淡雅自在!

这里有着乡村的宁静,可呼啸而过的汽车又分明告诉我这里还是城市。红花翠叶,宁静喧嚣,再添几分泥土芬芳,浑然一体,瞬间形成了这座城市里独有的一抹春色。

妻子也休班,到了锦绣川把孩子交给她。一个人静下心来,赏这春风一路,十里花红,宛若画中。我索性推着车子,漫步在这花海里,慢慢品读这晚春的美景。岔河大堤视野比植物园开阔了很多。花开在大堤上,鲜有人去打理,也少有人来人往,当然不比植物园里的花草精致,但是多了些草长莺飞的自由。她们旁若无人的恣意放纵,无拘无束撒欢般开放,朵朵粉红堆满枝头,自由自在,别有风情。看到这里,一下子体会到,花似鸟,“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

想起后主的词:“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可这些花丛,哪能体味到后主的百味人生,根本没有惜春的情怀,还心情蛮好地怒放着,每一朵花开得都很满。虽然地上也有落红点点,可她们根本就没有在意自己也将凋零。这时,一阵晚来风,飘洒的花瓣雨如烟如雾,漫若天女散花,轻歌曼舞,曼妙多姿。眼观地上残红掺杂着碧草,红绿相间,她们竟是无比欢畅,“万绿丛中一点红”,美得如此别致,美得如此诗意,美得如此逼人眼睛!

看,堤上的一排排低矮的西府海棠树,花枝饱满,带着浓浓春情,似贵妃醉酒,粉面凝香,眉目含情,春风拂来,如同在华清池边翩翩起舞,真是美伦美奂,一醉倾城。过了这一丛丛海棠树,又迎来一片片如红霞般的花海,红艳艳的,叶子红中带紫,像是红叶碧桃树。她们枝头上花瓣儿一层又一层,开得笑意盈盈,像牡丹一样风姿满满。花丛里,冬青在原有的葱绿中透出新的鹅黄,翠柏更是如碧玉剔透。新黄嫩绿如翡翠般,翠得逼人眼目。在绿叶的映衬下,红叶碧桃花更是显得火红奔放,像是燃起的串串新火,烈焰飞升,真的有了“山青花欲燃”的意境!

想起这红叶碧桃花还有一个美丽传说,说百姓在桃源洞中安居乐业,有个叫郭公的中丞相,想独占这美丽桃源,神仙知后,怒用飞石封住洞口,百姓们再也不能进洞生活了。有个叫陈碧的小伙子,决心凿开洞门。绯红的桃花开了十次,洞门仍未凿开。小伙子手上冒出的滴滴鲜血沾到了桃树枝头,竟变成了颗颗花苞。接着开得像牡丹一样艳红无比。陈碧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化成桃林里的最大一棵碧桃树。后来,人们就把这种桃花叫做碧桃花。

堤旁车来车往,身边飞红满目,耳边喜鹊声声。过了红叶碧桃花,紧接着的是几株榆叶梅的粉色花丛,满满地开放,笑容满面,风姿婀娜。来到共青团路交叉口还有一树树的紫荆花,“肃肃花絮晚,菲菲红素轻”,真是一树花,一簇影,正是最好光景。岔河堤旁,还有些不知名的花草苗木,也使出了浑身的力气,用心装点着这晚春的美景。浓粉、新翠、姹紫、嫣红,五颜六色来闹春。遗憾的是这么美的景,这么美的花,我却叫不上花名。

整个岔河西大道花草种类并不多,但穿梭在这芳丛遍地,堤上绿柳轻摇,河中春波软荡,再加上斜阳夕照,安祥宁静,如同人在画中。想来不知得有多么巧的画师,才能画出这晚春之美的巧夺天工?这个时候,真想沏一壶清茶,捧一卷诗书,品读这红花翠叶、柳絮飞轻。“有意送春归,无计留春住”,不知怎样才能留住这芳菲四月,享受这“一卷诗书入画来,几多闲情山水间”的惬意心情?

“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想来,百花正趁着这转瞬即逝的大好时光,把自己最美的风景展现给我们,虽然花终将凋落,但她们毕竟热热闹闹地开放过!正如同泰戈尔的诗:天空没有翅膀的影子,可我已飞过!

(作者:张建华)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6]16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鲁ICP备11024252号-1 鲁公网安备 37149202000012号
德州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5 - 2018 Dezhou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