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德州反邪教 > 反邪精粹 > 正文

李洪志歪诗里的歪心思

4月25日,沉寂了许久的法轮功头目李洪志再次跳出来,发表了一首题为《再造》的打油诗,除了毫无平仄的哗众取宠和意淫之外,还透出了不少歪心思。

其一,政治野心不死。

李洪志将《再造》发表于4月25日,这本身就包含着特殊的充满权力欲望的意味。1999年的这一天,李洪志鼓动上万弟子围攻中央政府所在地,欲图逼迫中国政府给予法轮功以合法地位以登堂入室实现政治图谋。在全国人民的反对声中,法轮功被中国政府依法取缔,李洪志在国内的政治图谋也就此戛然而止。但逃亡海外后,李洪志的政治野心依然没有收敛,而是通过依附反华势力充当卖国走狗来实现政治目的。而在歪诗《再造》中,这种政治图谋再次显露出来,他大谈“天地茫茫”、“人世浑浑”,言下之意唯有法轮功组织才是一片“净土”,唯有李洪志才能“主”这个世界的“纲”。他还说什么“成住坏灭是规律”,用这个杜撰出的“规律”来鼓动弟子们建立一个由李洪志主宰的“法轮世界”,这一系列说法同李洪志此前在类似歪诗中自比唐太宗、康熙等帝王等做法如出一辙,足见李洪志的政治野心不死。

其二,依旧宣扬末世论。

邪教擅用“末日说”、“灾难说”吓唬弟子、聚拢弟子,《再造》一诗中,李洪志再次祭起了恐吓这个“法宝”。他在歪诗中说什么“大难已到谁来当”,这一说法是“末日说”的一个新版本,目的在于威胁弟子继续追随他“学法”,否则会面对“末日”的灾难和惩戒。类似说法在李洪志的“讲法”中屡见不鲜,他曾在“经文”中反复强调“最后”、“最后的最后”、“时间不多了”,都是为了营造一种紧张的氛围。法轮功传播早期,李洪志还曾多次宣扬“地球爆炸说”拉人入伙。从现实情况来看,因为迷信“末日说”而自残的法轮功弟子案例并不少见,2011年7月,四川成都一名叫做叶艺芳的法轮功信徒就医因痴迷“末日说”而用一条尼龙绳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可见,威胁恐吓尚具有一定市场,李洪志对这一控制手段至今“钟爱有加”。

其三,继续向弟子抛出诱饵。

李洪志在《再造》中说什么“天门已开不久张”,这又是其惯用的诱惑手段。李洪志擅长给弟子抛出美丽的愿望,以诱惑弟子不忍“脱钩”。他将弟子吹捧为“走在神路上的众神”,将“法轮世界”描绘为到处是金子的理想国,将弟子们描绘为“神选定的”“有缘人”,编织了一个接一个美丽的泡泡。此次炒作的“天门已开”对法轮功弟子更具“诱惑”,因为这里的“天门”与李洪志反复宣扬的“白日飞升”、“圆满”、“法轮世界”有些太多的契合之处,在法轮功的语境下,足以让弟子们兴奋得手舞足蹈。而“不久张”的说法又不动声色地收紧诱饵的网,对弟子施加压力。2001年“1.23”自焚案发生前,李洪志抛出《走出最后的执着》,就是将弟子们“走出来”闹事形容为解除走向天国“最后”的束缚,由此才带来王进东等人痴迷的自焚。李洪志此次再抛诱饵可谓狡诈至极。

其四,兜售“假货”。

这里的“假货”指的是李洪志所自我宣扬的“神传文化”、“传统文化”。为了在西方社会立足,李洪志利用西方社会对中国文化的好奇心,主打“文化牌”,将“传统文化”作为一个宣传的重要手段迷惑西方。歪诗《再造》中,他提到“走回传统路通天”再次抬出了“传统”二字,目的在于进一步强化弟子对“神传文化”的概念认知,以利于日后的虚假宣传,同时也是向西方社会宣示自己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者”。当然,从法轮功目前内乱丛生、山头林立的情形来看,李洪志所谓的“传统”也意指回归法轮功对李洪志最初的崇拜,以抵消来自各方的争斗和压力。

其五,示好西人。

李洪志在歪诗的最后以“创世主”自诩收场,显得依旧“令人瞩目”。李洪志在早期一直以“佛”、“主佛”自居,带有明显的东方特色,但近两年随着法轮功投身西方社会,其话语风格也随之西化,为了诱惑西方民众加入和同情,“主佛”一词逐渐淡出,西方民众熟悉的“创世主”一词高频出现,已经成为法轮功宣传的一个新的态势。近两年来,瑞陶尔抢劫案、俄罗斯弟子“法会”猝死案等一系列事件中,西人弟子面孔的逐渐出现与增多,也体现出法轮功在西方世界有扩展的趋势,李洪志再提“创世主”也正是其关注重点转向的一种具体体现。

可以看出,法轮功邪教包藏祸心且十分狡诈,李洪志在一篇打油诗中就动了如此多的歪心思,虽然在战略上我们视法轮功组织为无物,但从战术上依然需关注他们的各种狡猾伎俩和动向。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6]16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鲁ICP备11024252号-1 鲁公网安备 37149202000012号
德州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5 - 2018 Dezhou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