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反邪视界 > 正文

重读《论语》所思


  ■书籍名片
书名:论语
出版社:中华书局
出版时间:2006年12月
  志摩
  继于丹百家讲坛论孔子一炮而红后,《论语别裁》、《论语今读》重回读者视线,傅佩荣一句话说论语,学者李零更是一语惊人:“孔子是条丧家狗”……在我看来,《论语》极难读,易误读。
  首先从文体特点看:《论语》是语录体散文,具体语境介绍简略,谈话对象及主题均带有偶然性;随感而发,凌乱无序,缺乏系统性和完整性;口语化,易于传诵的特点也有不可避免的弊端——易使读者形成思维定势而偏离作者原意。
  其次从孔子思想发展看:依据“吾十又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和“唯上知与下愚不移”的论述,想必其思想也不断变化。但书中并无明确时间段限,思想碎片化不成系统。
  另外从书的编者看:《论语》者,孔子应答弟子、时人及弟子相与言,而皆闻于夫子之语也。(《汉书·艺文志》)既然非孔子亲笔著述,而是由弟子及再传弟子编写,真实性有待考察。
  第一,弟子未必理解老师的意思,也未必如实记录。如,颜渊死,门人欲厚葬之。子曰:“不可。”门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视予犹父也,予不得视犹子也。非我也,二三子也。”理解孔子的寥寥,最赏识的颜回又早死。由一群“小子们”编的书真实性很有问题。
  第二,《论语》的编订、校对有问题。同样内容在书中不同地方重复出现,如: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亲之道,可谓孝矣。”此言出于《学而》篇,而“三年无改于父亲之道,可谓孝矣”在《里仁》篇也有。
  最后从读者角度看:今人读经典头脑中往往盛满了他人评价,很难进行独立思考,不求异反求同,如此断章取义到最后只是个人偏见。
  尽管阅读的过程充满挑战,但颇有个人见解的误读也比束之高阁的不读强。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为什么不能有一千个活孔子、真孔子而只认可摆在圣坛的死孔子、假孔子呢?
  重读《论语》,于静夜里深思,无疑处自问,或观,或感,或歌,或哭,或拍案叫绝,或静默沉思,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