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德州反邪教 > 反邪视界 > 正文

大法弟子的清明之殇

  清明节是一个怀念的节日,作为反邪教志愿者,笔者想到被法轮功残害的弟子,不由的心头泛起阵阵的伤痛,更何况那些因为法轮功而失去至亲的人,他们的伤痛又何止是我们能够感同身受的,但我们必须痛定思痛,怀念那些不能忘却的怀念,铭记那些挥之不去的铭记。

揭开李洪志忘恩负义的假面具

相传清明节这个习俗起源于春秋时代,当时晋国有人欲害死大公子重耳,忠臣介子推便护送重耳逃亡,甚至在饥寒交迫之际,割下自己的肉给重耳吃,不是期望他能报恩,而希望能勤政爱民。十多年后,重耳回国成为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他却忘了介子推,他经旁人提醒,才赶忙差人请介子推前来领赏。可是,介子推和母亲到深山隐居,晋文公与臣子在山中遍寻不获放火烧山,大火烧了三日三夜,仍不见介子推,火熄灭后,人们在一棵枯树下发现介子推背着母亲的尸体。

这个清明故事的由来让人惋惜,也让人愤怒,用常人的眼光看,有恩于我们的人,我们肯定想着怎样去报答他们,如果我们没有能力去报答,那么我们惟愿他一切安好,但是有人却偏偏泯灭人性,丧尽天良,恩将仇报,法轮功教主李洪志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李洪志对待亲人有用时候百般巴结,无用时候撕下他的伪善面具,变成彻头彻尾的卑鄙小人。80年代时候,李洪志穷困潦倒,通过在自行车厂工作的原大妹夫刘家奎,倒卖自行车赚取了一大笔,然而,李洪志挣钱后看不上刘家奎,唆使大妹李君与刘家奎离了婚。在李洪志贫困潦倒时,他于1991年5月至1992年3月去泰国投靠孙森伦长达10个月,一家大小吃喝拉撒睡全靠孙森伦,可李洪志发迹后翻脸不认人,不但拆散了二妹李萍与孙森伦的婚姻,而且抢走了孙森伦的两个儿子。

李洪志不但对待亲人如此,对待身边的亲信也是这样。一开始被李洪志高度评价,为李洪志的效犬马之劳的王彤文,最终因为与李洪志的利益纠葛,被李洪志说成“丢法轮功脸”的人;曾经忠心追随李洪志的新唐人原总裁李琮,被其怀疑是政治卧底,以莫须有的罪名撤职;曾在大陆某知名媒体工作、后甘愿为李洪志当牛做马的新唐人新闻总监庞钟,也被以性侵丑闻为借口予以辞退;还有邱庆庆、唐奇、钟政、樊延瑜、简百志、苏昭蓉、杨为祥、杨为玲、巫明鑫等等先后都被视为“特务”都被李洪志排除在他的利益分成之外,从此生活无依无靠。

李洪志对待法轮功弟子手段更加卑劣。满口“真善忍”却干的“偷鸡摸狗”事,利用信徒修炼幻觉中的“魔”去借刀杀人, 利用“圆满”“上层次”等歪理邪说蛊惑那些无知的信徒为他的“法轮事业”效犬马之劳,又利用“天国银行”和“抛弃一切”的理论敛财,吸干信徒身上的每一滴血汗钱。我们难以忘记佟岩用菜刀讲女儿砍死的鲜血教训,我们更不会忘记法轮功弟子在李洪志的指示下制造的各种恐怖事件造成的社会混乱。正所谓:

犬马之劳孝师父,恩将仇报灭人性;

古有重耳烧枯树,今有洪志涂生灵。

清明怀念逝者 铭记伤痛

前几天读到已经“圆满”法轮功练习者王秀凤儿子张伟在清明时节给她母亲写的一封信,令人行行悲悯意,句句扎心窝,他的母亲为了治病而练习法轮功,却在练功中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蛊惑,“抛弃了世间一切的杂念,去掉了尘世间一切的羁绊”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有病拒绝到医院治疗,靠着“打坐”的练功方式,最终因为高血糖从120斤消瘦到70斤,免疫力功能整体下降导致大血管病变,最终病入膏肓,无法医治,留给他的家人无尽的悲痛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思念,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圆满”。正所谓:

大法圆满太恶毒,用心险恶指迷途;

费劲心机传歪理,妻离子散终结局。

同样是清明节前后的一个故事,广东女孩袁润甜原本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她经过努力考入大学。再从练上法轮功,她便开始了备受摧残、折磨的噩梦。毕业后工作没多久就辞职回家,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练功。她常常梦见“大师”李洪志及多名男性要对她进行污辱,还要杀她。在这些人中有个人是村里的五保户黄带胜,尽管他们从来没有说过话,但袁润田认定黄带胜在另外的空间侵犯并伤害了她。于是,清明节这天原本善良的袁润甜持刀闯入黄带胜家中,对着黄带胜的面部连砍两刀,正是法轮功让一个弱女子泯灭了人性,也正是法轮功让不幸的黄带胜更加的不幸,这样的惨剧并不是单个的例子,而是全国普遍的例子,泯灭人性是法轮功的特性。法轮功在全国制造的一系列骇人听闻的悲剧不胜枚举。正所谓:

清明时节雨纷纷,法轮弟子忙报恩;

迷途不返求圆满,可怜至亲抚伤痕。

清明节在法轮功信徒里成了彻头彻尾的“清明劫”,多少儿女失去至亲,国家因此失去多少栋梁,在这个纪念的日子,身处其中的我们知道有多痛,而置身美国的李洪志又怎能与你的痛感同身受,他自己家庭美满,他自己腰包满满,他不会顾及别人的感受,他用思想的枷锁困住无知的灵魂,让他们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听从指挥。

沉默是对泯灭人性的默许,而纪念又是对亡灵最好的安慰,为了那些不能忘却的纪念,我们必须做出回应,沉默是无能,沉默是放纵,沉默是残忍,纪念的同时我们要拿起科学和法律的武器进行抵御,法轮功这种无知拼凑起来的歪理邪说自然不攻自破。不要再让这种清明之殇再次上演,也不要让法轮弟子的亲人再过这种“清明劫”。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6]16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鲁ICP备11024252号-1 鲁公网安备 37149202000012号
德州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5 - 2018 Dezhou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