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德州反邪教 > 反邪视界 > 正文

邪教“全能神”有“五大怪”

纵观人类历史,邪教古来有之,并非今天才有,也非我国独有。但是,邪教“全能神”作为一种邪恶的社会现象,作为全国目前最具危害性的邪教组织之一,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以来,犹如幽灵怪兽一般,虽经多次严厉打击,总是死而不僵、阴魂不散!它以广大农村为主要活动地域,不择手段地拉人入教,与我争夺人心,恶贯满盈,从事各种违法犯罪活动。这些年,只要有其生存的土壤,就会死灰复燃、卷土重来。确实,邪教“全能神”不仅很邪门,而且非常之坏、非常之怪。

那么,说起邪教“全能神”的坏,包括破坏家庭、残害生命等各种现实危害,早就为人所尽知,尽人皆切齿,而究竟有多怪,笔者分析认为,至少有以下“五大怪”。

第一怪:教主名叫赵维山,教冠却让情妇戴。众所周知,赵维山是“全能神”的教主,黑龙江省阿城人,1951年12月出生,原为境外渗入的邪教“呼喊派”骨干成员。从1989年起,赵维山开始另立山头,成立了所谓的“永源教会”。不到两年时间,信徒已达数千人,很快被当地政府依法取缔。在1993年后,赵维山摇身一变,将“永源教会”改为“真神教会”,别称叫“实际神”,后来改称“全能神”,从此便一发不可收,在教会中进行变相造“神”,其组织架构中的主要成员,都被说称作是“神的化身”。它像一座金字塔,塔尖上的“女基督”,名叫杨向彬,来自山西大同,是一名高考落榜后精神分裂的女子。

据中国反邪教网披露,“全能神”教主赵维山,最早是个物理教师,杨向彬在高考落榜精神分裂后,参加教派聚会时与赵维山相识,从此臭味相投,成为赵的情妇。由于她在信徒面前,说自己能被圣灵感动,经常见到异梦异象,赵维山便趁机吹捧,把她包装成“女基督”,而自己则屈尊为“大祭司”,只负责“全能神”行政事务,心甘情愿做“圣灵使用的人”,但实际上,杨向彬只是“全能神”的一个傀儡,而真正的教主是“大祭司”赵维山。

第二怪:拉人入教靠杀熟,魔窟一入难出来。所谓“杀熟”,这是“全能神”拉人入教的惯用手法,简单地说,就是靠“杀熟”来欺骗熟人,把熟人渐渐拉进邪教魔窟。因为在通常情况下,“全能神”一般都会优先发展熟人入教,其教义中的原则是:“知情人带路、拉关系、交朋友、爱心感化、建立感情、软磨硬缠”。在拉人入教的过程中,他们对亲戚、同事、同学、客户等,会千方百计“套近乎”,加以培养“交情”,让人根本无法提防。譬如,他们刚开始接触目标对象时,并不提及与“全能神”有关的事物,在摸透对方心理、建立友好关系后,才会说“神奇”、讲“神迹”,尔后,再根据对方的心理反映和需求,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一个一个区别对待,如跟身体有疾病的人,谈“祛祸免灾、驱鬼治病”的“神迹”;对好奇心重、有迷信思想的人,反复讲“乐善好施、泽披苍生”的“奇闻”。他们还会找准人性弱点,对那些爱占小便宜的人,采用物引利诱的办法,在有目的进行串门时,动不动施以小恩小惠,小如小电筒和胸花这般小玩意,大到送米送面送金龙鱼油之类。

许多人因一念之间进入“全能神”的圈套后,就像掉到深不见底的可怕“魔窟”,想寻找机会退出来那是难上加难。因为其教义中有“十条新诫命”说法,要求所有信徒“当为教会的工作着想,当放下肉体的前途,对家庭该当机立断,应全心全意投入神的工作之中,应该以神的工作为主,以自己的生活为次,这才是圣徒该具备的体统”。此外,还宣称“所有信徒必须破除亲情、友情、爱情,必须打破家庭”等等。许多信徒由于受到诱骗和威吓,不得不脱离正常的生活轨道,全心全意“投入神的工作”。之后,即使很想退教,也会心有余悸,担心遭遇不测。前些年就有多家媒体报道,在1998年的10月30日至11月10日间,河南南阳张友富、刘书海、包新朋、季志荣、王勤盼等村民,因拒绝加入“全能神”邪教而惨遭毒打,有的甚至被打断双腿,割掉耳朵。2011年端午节前夕,福建省长汀县的黄小媛在表示要退教后,受到“全能神”人员多次上门威胁,最终被逼自尽。安徽霍邱的卢庆菊,经常参加“全能神”晚上聚会,时间一长,感到身体吃不消,不仅退教很难,还要遭到诅咒和威胁,在2011年11月6日晚,出于无奈只好选择自杀。

第三怪:美其名曰传福音,骗人骗色又敛财。“全能神”邪教有个怪癖,不管他们做什么事,都有个好听的称谓,以便蛊惑人心,迷惑信徒。譬如,对内把自己的组织架构称为“神家”,对教徒进行洗脑称作“吃喝神话”,把外出拉人入教美其名曰“传福音”。事实上,这些都是“全能神”的自我美化,以神圣之名行龌龊之事。日本著名评论家宫崎正弘曾经大揭“全能神”老底,一针见血指出“全能神宗教活动的中心是奇怪的教义、性和暴力”。

事实就是这样,“全能神”教主赵维山及其骨干成员,既骗人骗色,又暴敛钱财。他们传教于女教徒,除了自己大泄淫欲外,还会以“过灵床”名目,组织集体淫乱。不但如此,他们还想尽办法榨取信徒的钱财,通过种种卑劣手段疯狂敛财,凸显其暴敛钱财的嘴脸。在教义中要求其信徒必须“奉献”,才能“保平安”;宣扬只要交足钱财,就能保证“不得病”,有病的也能“神到病除”;只有多“奉献”、多做“善行”,才能获得通往天堂的“门票”,才能顺利进入“神家”,躲过所谓的“末日劫难”。

对于“全能神”疯狂敛财行径,虽然具体数目无法全面统计,但从大量的典型案例中,或许可以窥见一斑。据“全能神”骨干何哲迅供述,从2000年至2007年间,其任内每年上缴“奉献款”都在数千万元,其中单笔最高达2000万元。河北徐水县户木乡的赵大海,自2003年加入全能神后,曾一次性交纳13万元“奉献款”,2006年又把7万元店面转让费“奉献”出来,家中变得一贫如洗;山东荣成张金芳夫妇在加入“全能神”后,四年间累计被骗钱财多达68万。据2017年7月17日凯风网报道:邪教“全能神”在青岛市及其周边地区设立“青岛区”,在“全能神”组织活动猖獗期间,将所得“奉献款”大肆向海外转移,涉案资金多达2676万元。由此不难看出,“全能神”哪里是什么“传福音”,活脱脱是骗人骗色又骗财的“超级大忽悠”。

第四怪:走火入魔像疯子,稍有不顺就使坏。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勒庞在《乌合之众》中指出:“个人一旦进入群体中,他的个性便被湮没了,群体的思想占据统治地位,并且群体的行为表现为无异议、情绪化和低智商。”那么,对于“全能神”邪教中的这种现象,简直比比皆是、不胜枚举,一个普遍的情形是,在对信徒实施洗脑过程中,将歪理邪说进行填鸭式灌输,加上不断的威逼利诱,对教徒施以严密的精神控制,久而久之就会使之失去自我,在心目中只有教主最“神圣”,势必进入痴迷和疯狂状态。有人曾就“全能神”邪教的魔力,作出这样归纳和形容:“所有被它俘获进教门的善良百姓,开始时半信半疑,接着是深信不疑,到最后完全痴迷。凡痴迷者似被换了一颅脑髓,成了木偶人。”需要补充的是,一些重度痴迷者不仅会变成“木偶人”,随着正常思维被摧毁、被置换,还很容易发生“走火入魔”现象,即:由于对教规教义及其教主的极度尊崇,长时间、全身心处于修炼状态,往往会出现认知偏误和精神幻觉。

究其原因,还有很离奇的一点,就是“全能神”这样要求信徒:“在工作或教会的事务之中,除了顺服神之外,一切应听命于被圣灵使用的人,违背一点也不行,得绝对听从,不要分析对错,或对或错与你无关,你只管绝对顺服就是了”,而且这样恐吓信徒:“神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曾口头对他忠心却背叛他的叛徒,这样的人将受到灵魂体都受惩罚的报应”,以及“神将在审判期间把作恶多端的人放在邪灵群居之地,让其任意毁坏其肉体,他们的肉体散发着死尸的味道,这是他们应有的报应”。其目的就是对入教信徒进行绝对控制,否则,就会进行残酷地迫害,除了同道之间会自残互伤外,凡被他们认为是魔鬼的普通群众,有时也会无辜受到伤害。最为典型的是,2014年5月28日晚,发生在山东招远的“全能神”教徒打人致死案,一名在麦当劳就餐的女子仅仅因为拒绝提供自己的电话号码,便遭到6名“全能神”邪教徒疯狂殴打,最终不治身亡,一时间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全能神”将一切反对、违背、怀疑它的人,都一律视作“邪灵”,走火入魔到了如此疯狂程度,实在是丧心病狂、令人发指。

第五怪:屡遭打击心不死,阴魂不散像韭菜。这些年来,“全能神”邪教组织冒用基督教名义,欺骗、拉拢群众,秘密结社,行动诡异,频频作恶,甚至大肆攻击党和政府。但是,在公安机关的依法严厉打击下,“全能神”人员不断变换手法和对抗方式,其非法活动仍然屡禁不止。只要疏于防范,放松打击,他们就会从地下转为地上,像割了一茬又一茬的韭菜,总是死灰复燃、卷土重来,不需多长时间必定形成蔓延势头。

“全能神”邪教这种僵而不死、阴魂不散的怪异特性,缘于其组织内部分工明细,活动往往昼伏夜出,且行踪极其诡秘,相互之间使用代号或暗语进行联络。比如,所有人员全部使用化名,对活动地点和遇到的大事小情等,要求一律使用“特定”暗语,包括拉入信徒叫“盈利”,信徒离教叫“赔钱”,被公安机关抓获叫“生病”。为了逃避打击,一般很少使用手机,多数情况下是写小纸条,进行上下相互传递,其中凡是上线传给下线时,下线必须重新抄写一遍,不得保留上线任何笔迹,做到万无一失,再派人送出去。对于地下活动的聚会点,除了经常变换、临时变更外,还要在周围层层布防,安排固定或移动的暗哨,一有风吹草动,马上逃散消失。据2018年8月13日央视网披露:“出门聚会戴口罩,传递信息用纸条,不允许使用手机、上网,不可以看电视、听广播。这一系列听上去诡异又不可思议的做法,却是大部分‘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的日常生活。”确实如此,邪教“全能神”的诡秘怪异,就连其骨干成员在醒悟后,也大呼“全能神”坚决不能信,感觉太古怪、太邪恶,认为“这个教有些不正常,看人偷偷看,做事神神秘秘,鬼鬼祟祟,不告诉别人真姓真名真地址,……这样的教还值得信吗?(参见2018年7月16日黄河新闻网)”

综上,从“全能神”邪教这些年的所作所为看,完全是彻头彻尾、恶贯满盈的邪教组织。尽管其行踪诡秘、神出鬼没,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各地打击和防范工作的不断深入,“全能神”邪教组织纵有千变万化,无论多么怪异和狡猾,多么顽固、恶劣,最终也逃脱不了法律法规的利剑重锤。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6]16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鲁ICP备11024252号-1 鲁公网安备 37149202000012号
德州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5 - 2018 Dezhou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