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德州反邪教 > 反邪视界 > 正文

“邪教资本主义”——邪教在韩国为什么能壮大

其实韩国这个国家的邪教气质很早就出现了,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韩国传教士就在我国东北和华北溜达传教,而且不怕艰苦,深入到我国基层农村去传,而且传的不是基督教,是经过韩国本土改良的一些变种,我们可以统称这些宗教为“野生基督教”,看完本文,大家可以对比下自己老家的那些野生教,就会发现惊人地相似,并且不可避免地陷入深思。

这些年尤其疯狂,韩国大规模向海外派传教士,长着亚洲脸的教父深入到巴基斯坦北方部落区和阿富汗去给穆斯林传教,乖乖,那地方比火星都危险好不好,而且是去传基督教,可谓是有勇有谋智力有加成。

不过近几年韩国人也不大愿意去那种地方了,而是雇佣中国人去,大家之前看到的那个新闻,两个中国人去巴基斯坦传基督教被杀,就是这个背景。

而且我看过一个分析材料,说是截止2014年,韩国一直把传教当成个产业来做,他们国内有几百个组织,海外有七万多人,每年运作资本高达近400亿美元,比韩国国防开支都高。所以说,本质还是生意。用宗教作为幌子向全世界接受捐款,然后再资助去传教,到底花了多少结余多少,鬼才知道,反正教主们一个个脑满肠肥。

但是“遍地邪教”这个名声突破半岛走向世界,还是得力于朴槿惠女士的一些骚操作,比如闺蜜干政和那个“世越号”沉迷事件。

为了防止大家不了解,我先说下啥是“世越号”,2014年4月16日,一艘拉满中学生的船,叫“世越号”,发生了沉没事件,死了304人,绝大部分都是花样年华的中学生,后来根据这件事,韩国自己拍了两个纪录片,叫《那天,大海》,B站就有。

世越号这件事之所以闹得沸沸扬扬,是因为在船出事之后,后续的处理过程中迷雾重重,我随便写几点,大家感受下:

1、中间有一段时间,船上的那个用于跟踪定位识别船只的AIS系统被人为关闭了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那艘船七拐八拐(这个不正常,一般船只不会那么蛇行),最后来了个急转弯导致侧翻。

2、大家看过泰坦尼克号吧,船侧翻后不是立刻就沉了,而是在那里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当时大家只要穿上救生衣游出来就可以了,因为周围围着一圈各种渔船商船等待救援,但是学生们都被要求呆在船里,船员们穿着救生衣跳水获救了,孩子们被留在船里乖乖等死。

3、沉船周围想救援的民间组织遭到阻挡,眼睁睁看着船沉没。

这件事随后引发了轩然大波,被韩国媒体演绎成了“为永生教教主献祭行为”,因为事故发生后,大家惊讶地发现,2014年4月16日正好是教主崔太敏预言过的自己死后二十年的复活日(也有一说是农历的同一天),崔太敏的那个邪教不是叫“永世教”嘛,邪教教主说自己复活也是常规操作,没想到那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这个崔太敏又是咋回事呢?

崔太敏是韩国“永生教”的教主,也是个牛逼人,他的宗教同时结合了基督教和佛教的各种元素,又同时糅合了我国东北的跳大神风格,那种感觉就是,“总有一款适合你”,而且教主坚持说自己是不死的,就这么一个怪胎,在韩国信徒无数,崔家的家族资产膨胀的离谱。这特么简直太玄幻了。

而且这个崔太敏跟朴槿惠一家关系一直都很好,当初朴槿惠她妈被杀之后,她的精神一度是崩溃的,思想是混乱的。这时候那个教主,也就是崔太敏,朴槿惠后来被抓的那个闺蜜崔顺实他爹,说是会通灵,一顿操作就把朴槿惠他妈给叫来了(我们民间叫“降神”),母女俩天天互送衷肠,后来朴槿惠竟然跟那个邪教教主成了“精神夫妇”,看来以前朴槿惠说自己嫁给了国家这事不太靠谱,她明显不止嫁了国家。

后来朴槿惠出了事,也是因为她的闺蜜,也就是教主崔太敏的闺女,崔顺实的娃在大学里胡作非为,被人举报,随后牵扯出来一大堆事,然后朴槿惠就进去了。

朴槿惠在接受调查期间,被发现一堆材料,证明朴槿惠政府在“世越号”事件中明显作假。

把这些事联系起来,恶劣的沉船事件,总统和邪教教主过分亲密,政府做伪证,确实不太好解释到底怎么回事,似乎只有那个献祭的阴谋论能解释了。

不过我看了不少材料,整体而言,“献祭”一说证据链不充分,但是你要是排除这种可能,现在也没有实锤能排除,因为现在的乱七八糟的证据怎么看怎么觉得有问题,上到韩国政府下到那艘船的船员,都有问题,而且问题大了去了。

说到这里,大家肯定就发现了,怎么韩国这个国家这么奇怪,邪教组织真的那么猖狂吗?答案无疑是肯定的。

至于怎么混成这样的,事情还要从一百多年讲起。

一开始朝鲜跟我国似的,对基督教什么都怀有戒心,不轻易让他们在国内传播。

但是后来日本入侵朝鲜,朝鲜被沦为殖民地,人民很失落,日本人在朝鲜宗教方面管制又不太紧,于是人民就开始吸毒,哦不,吸食精神鸦片。西方传教士乘虚而入,开始传教。法国的天主教,美国的新教,在韩国遍地发芽。韩国当时的土壤非常适合基督教。

我们讲过,基督教最早就是在罗马奴隶里传播,自下而上地改变了帝国。对于那些受压迫的人,绝望的人,不知道出路在哪的人,基督教有天生的先进性,它告诉你,就算世界抛弃了你,主依旧爱你,主会把你带出眼前的粪坑,就像是当初他把犹太人带出埃及一样,先知降临,划开大海,带着大家前往流着奶和蜜的地方。

而朝鲜人,当时就处在这么个尴尬位置,宗主国大清被打的鼻青脸肿自顾不暇,日本对于他们来说又是那样强大而不可被击败,所以整个半岛陷入了沉沉绝望,这个时候基督教来了。

朝鲜人怕日本人,日本人又怕美国人,大家记得姜文电影里的那个镜头不,美国医生对姜文说,在我们美国人眼里,你们日本人和中国人一样都是穿衣服的猴子。日本人自然不敢惹传教士,这就让传教士笼罩上了一种神奇的光环。

那些年传教士在韩国办学校搞医院,甚至标志着现代韩国立国的那次三一大游行,也是教会举办的,可以说,在近代韩国,宗教一直是他们历史的一个重要变量。

后来朴正熙发动政变,政变军官团进入汉城随后宣布戒严,老百姓不准出国,晚上不准上街,不过后来想了想,觉得惹不起教会的人,又加了一句,“教会除外”,可见当时教会势力已经很大了,军头们都有点忌惮。

不过那个时候韩国人信的宗教主要是天主教和基督教,这俩教的关系我们这片文章里已经讲了《精神病气质的清教徒是怎么变成美国立国基石的》,相对正规正派一些。

但是很快教会的套路就被韩国一些有脑子的人看明白了,他们发现一般宗教都明显呈现出三要素:有一个无所不能的神,还有一个死后进入的天堂,还有一个恶魔腐蚀大家。而且有脑子的人很快发现搞宗教也不难,而且搞起来往往能聚集大量的财富。

“聚集财富”这事尤其非常教育并启发知识青年,很快的,在上世纪60、70年代,韩国政治不稳定,经济增长不太明显,老百姓普遍贫困,整个半岛又处于冷战最前沿,笼罩在一种末日的气氛下,而且老百姓大规模往北朝鲜跑,是的,朝韩势力对比是在前苏联解体之后才翻转的。按理说这么倒霉,又是基督教扩张的一次机会,但是这次被民间教主把机会抢去了。

一些野生教主开始独立门户,民间邪教就跟雨后春笋一样到处冒头,这里边就有我们上文提到的那个崔太敏。

崔太敏的“永世教”在我们看来简直匪夷所思,同时结合了基督教、道教,佛教里的东西,粘合成了这么一个奇葩玩意,整体不伦不类,日本NHK专门有过报道,这个宗教的教义一会儿是基督教的“复活”,一会儿又是“道教”的五行,再过一会儿又开始扯什么“涅槃”,还结合了朝鲜和东北的一些萨满传统,比如降神什么的,呃,洪秀全也会降神。

而且后来这种模式影响了我国境内的很多邪教组织,他们大概是这个套路,把本土的一些东西和进口的捏在一起,搞出来个新宗教,教主骗钱骗色。

后来“永世教”在韩国发展到非常大的规模,倒也不是崔太敏多牛逼,主要是因为崔太敏和朴正熙关系很好,总统和邪教教主联合起来赚钱,要多牛逼有多牛逼。而且做一些一本万利的买卖,比如搞个符咒烧了泡水里卖圣水,我内个去,这不是中国传统技术吗?

后来1979年朴正熙在跟情报部部长吃饭的时候被刺,凶手金载圭当时是情报部部长,后来审问期间,他说他看朴正熙不爽很久了,不爽的原因很多,比如朴正熙任用小人,再比如朴正熙跟这个教主整天鬼混在一起贪赃枉法,并且还表示崔太敏利用了朴槿惠,后来这个部长被枪毙了。

而这个崔太敏也不负众望,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1994年死的时候留下了1000亿韩元的资产,可见宗教确实是个好生意。

当然了,韩国不止这一个,还有一堆,其中有一个比较知名邪教,统一教,这玩意知名不是因为在韩国知名,而是在中国知名。这个教是中国公安部指定的一堆邪教里的一个,为啥指定它大家应该明白,不仅在韩国传播,还跑中国传播来了,至于教义嘛,反动的都没法再我们文章里提,大家有兴趣可以去谷歌下。

这个统一教几乎就是那种一看就是邪教的组织,不仅结合了基督教、道家、萨满教,还特么的结合了著名伪科学“弗洛伊德心理学”(弗洛伊德的东西是伪科学不是我说的,随便找一个专业的搞心理学的都会这么说),早期举办性爱party,教主通过和女教徒干那种事来纯洁女教徒心灵,向教徒征收什一税(也就是教徒收入的1/10需要上交),教主家族现在是几十亿美元资产的巨富,跻身上层社会,跟东西方政要谈笑风生。

还有个匪夷所思的操作,教主通过独特的洗脑技术对教徒洗脑后,把女教徒嫁给韩国农村的光棍,凑够了一定数量就举行集体婚礼,比如但是2013年2月17日,就有来自200多个国家的7000人参加集体婚礼,组成了3500个家庭。用这种手段吸收了大量的信徒。下图是神棍教主文鲜明夫妇:

这玩意现在依旧一直在向整个亚洲地区传教,直到现在已经在多个国家被列为邪教组织,但是在韩国却依旧活的虎虎生威,不能不说韩国这个国家比较邪乎。

当然了,这两个是比较知名的,此外还有不太知名的,比如通过跆拳道招收学员的摄理教,每天都是世界末日的达米轩,还有教主是“最后一个先知”的以利亚福音宣教会,冒充基督教的新天地等等,而且无一例外在向我国境内渗透。

说了这么多,大家肯定有个纳闷事,这些玩意在韩国难道没人管吗?

也不是没人管,而是邪教领袖进政府了。比如我们上文提到的“永世教”,教主的1000亿韩元资产不是以现金形式压在自家的床垫下,而是以资本的形势投资韩国各种产业,比如比较著名的“育英财团”,就是他们家的,然后通过财团投资来兴建大学,开办教育机构,早就洗白了,其他教主也都一样,形成了韩国特色的“邪教资本主义”。

也就是说,邪教教主们有两张脸,穿上长袍是教主,换了西服立刻变身资本家,教主们从教徒那里敛财,洗白后转身投资合法产业,甚至慈善产业,投机政治,这种玩法,想出事都难。

而且韩国邪教一直把我国当成潜在资源池,长期坚持向我国渗透,就在韩国邪教向我国渗透过程中,我国农村基层“野基督”也呈现出燎原之势,毕竟又不是多复杂,有脑子的人很快就能学会,并且结合我国本地一些特色,玩的虎虎生威,那天在微博提了一句,才发现大家几乎家家有一个“练野生基督教”的亲戚,毕竟只要有足够的利润,总能吸引很多人去做。

比如之前山东招远麦当劳血案中突然暴得大名的“全能神”,这玩意1989年一个叫赵维山的人搞出来的,思路和我们上文提到的一样,一方面从国外引入了基督教的壳,然后再在这个“壳”的基础上做一些符合我国人民心理特点的适配,比如供奉着一个得了神经病的女教主,这个女教主可以降神。。。。是不是眼熟?

对,他们搞不出来更复杂的,只能是模仿。而且这个教的总部现在跑韩国去了,说到这里你不得不承认韩国这个国家在邪教方面非常有根基。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们主要想说的还是我们自己,中国现在基督教在华据说接近一个亿。

我们前文说了,基督教是个很泛的概念,有千年一系的天主教,此外还有一堆新教的,比如那些比较知名的川普的小伙伴的福音派,英国圣公会,不太主流的基督教科学派和摩门教等等,这些教会都问题不大,毕竟有组织有纪律不闹事,不过又有多少教会就跟全能神似的,打着基督的幌子,干着邪教的勾当?

文章的末尾,大家可能要问了,韩国邪教事业将来会有所收敛吗?

应该不会,韩国的邪教是真正穿越周期的巨头,从日本人的刺刀到朴正熙的军政府都没把他们给灭了,反而越长越茁壮,现在韩国韩国左翼政府上台,估计更不大可能有影响了。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6]16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鲁ICP备11024252号-1 鲁公网安备 37149202000012号
德州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5 - 2018 Dezhou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