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德州反邪教 > 反邪视界 > 正文

“上帝之子”信徒:能在邪教中活下来纯粹靠运气

维瑞蒂·卡特和乔纳森·瓦特

乔纳森·瓦特(Jonathan Watt)和维瑞蒂·卡特(Verity Carter)的父亲是第一个因涉嫌邪教“上帝之子”性侵案,在苏格兰被定罪的人。

上世纪60年代,“上帝之子”在美国成立。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乔纳森和维瑞蒂在这个邪教组织位于苏格兰的社区里出生,并在严格的教规中长大。

“上帝之子”组织又被称为“家庭”(译注:现已更名为“国际家庭”或“家族国际”),曾被指控大规模的儿童性侵犯和暴力体罚,以及性暴力、乱伦、通奸和洗脑。

维瑞蒂在孩童时期就受到邪教成员的虐待

去年,维瑞蒂和乔纳森的父亲亚历山大·瓦特因四项指控并被定罪。入教期间,他在位于伦弗鲁郡和苏格兰东海岸的社区,性侵自己的女儿和另一个孩子。

亚历山大被定罪后,现年39岁的维瑞蒂开始对外界讲述自己经受的磨难,而弟弟乔纳森在此之前从未公开过自己的成长经历。

乔纳森在BBC苏格兰台“九点新闻”节目中披露,在邪教的成长经历中,他虽然没有遭受性侵,但“每天例行挨打”。

他说,要想在邪教中支撑下去,唯一途径就是逆来顺受。你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无法与外部世界有任何联系。

“阻止(信徒)联系外部世界的唯一方法就是扼杀(他们的)好奇心。如何才能做到这点?就是当你一出生,就不断地向你灌输:你没用、你毫无价值、你丑陋。不幸的是,这样的邪教,是法外之地,是庇护这些不法暴力成年人的港湾。”

上世纪60年代末期,邪教“上帝之子”在美国成立,并逐步建立一套反美国主流文化的所谓“性自由”哲学。

该邪教创建者大卫·白克(David Berg)告诉他的信徒们说:上帝是爱,而爱就是性;所以,性就应该是没有任何限制的,不用考虑年龄或者双方的关系。

到上世纪70年代,白克号称有一万名信徒,遍布全世界130个社区。

好莱坞影星罗丝·麦高恩(Rose McGowan)和杰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都出生在这个邪教里。

在苏格兰,该邪教拥有伦弗鲁郡、拉纳克郡、埃尔郡和爱丁堡等多个活动据点。

维瑞蒂说,她从四岁开始就遭受父亲和其他邪教成员的虐待。她希望讲出这些,可以鼓励其他受害者站出来曝光该邪教更多恶行。

乔纳森在孩童时期就被“上帝之子”邪教完全控制

小时候,姐弟俩经常四处搬家,住在“上帝之子”邪教所创办的“社区”中。

“社区”通常位于苏格兰的穷乡僻壤,方圆几英里人迹罕至。大人们故意不告诉孩子们他们所在的准确位置。

维瑞蒂说,公社里的成年人都有“教名”,通常和圣经相关,并且故意取得跟他们的真实身份没有任何关联,这样一来警方就不太容易收集到他们不法行为证据。

他们和外部世界的一些机构和人有接触,主要是社工。但通常他们会为应对这些社工提前做好准备。

维瑞蒂说:“他们会为我们精心设计应付剧本,要我们穿上漂亮的衣服。我记得有次学校督察来检查,我就穿着饰有绶带的衣服。”

尽管比姐姐年幼,乔纳森却率先脱离了该邪教。

有一天,大人告诉维瑞蒂,她的弟弟被开除教籍了,因为他被恶魔附体。

乔纳森回忆,14岁那年他的精神完全崩溃,随后被驱逐出教。

“他们试图通过祈祷给我驱魔,但最终没有奏效,于是不得不把我开除教籍。我是被迫离开的。”

乔纳森14岁时便被开除“上帝之子”教籍

脱离该邪教后,乔纳森不得不艰难地适应着外部社会。

他说:“开始时我无法接受外部世界的规则,总体上还是遵循着教会的那些规定,这些早已深深地烙在我心底。”

被开除教籍导致他16岁就无家可归。“当时还有三个星期我就16岁了。那天,我在大街上流浪,只有一套替换衣服和一个包,不知道晚上能睡在哪里。虽然这很可怕,但也许正是我所需要的。”

在遭受多年虐待后,维瑞蒂也想要逃离。

她说:“我还不到15岁,就曾三次试图自杀,两次逃跑。那样的境况都遭受过了,所以无论再发生什么都无所谓了。不管外面的世界有多糟,如果不去尝试,又怎么知道(与‘上帝之子’)有什么不同呢?”

她决定放飞自我,不断收集那些教会禁止的东西,比如香烟、化妆品、珠宝和口香糖。她因为私藏这些物品被大人惩罚,但维瑞蒂始终没有后悔。当他们也要为她驱魔时,她大笑起来。

她说:“教会里有个名叫保罗的成年人,解开他的皮带,试图脱掉我的裤子。我开始跑,他则满屋子地想抓住我。后来我抓住了那条皮带,反过来打他。”

“我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情。之前我也曾试着说不,但语气不坚定。我从未尝试着为自己而战。”

维瑞蒂曾在苏格兰不同的社区之间搬来搬去

维瑞蒂在90年代初离开“上帝之子”,此后她不得不依靠酒精和毒品的麻醉来忘却童年遭遇。

她说:“有了孩子后,我戒酒戒毒。但老实说,在邪教组织的那些年里,我能活下来纯粹靠运气。”

姐弟俩希望通过讲述他们的经历来提高人们对邪教的警觉,也借此鼓励其他幸存者们主动联系警察和其他权威机构,说出自己的不幸遭遇。

维瑞蒂表示,有很多幸存者认为把这些讲出来不会带来什么变化,但我知道这对我意味着什么。最终讲出这些后,确实给我带来极大的解脱。

“上帝之子”现更名为“国际家庭”,其成员仍时不时在网络上出现。

一位“国际家庭”的发言人说:“尽管‘国际家庭’已经多次向前信徒道歉,我们对于他们当年在组织内所遭受的任何伤害,不管是真实的还是想当然的,均表示歉意,不过,所谓(‘上帝之子’存在)制度性虐待,我们确实认为这并非实情。”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6]16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鲁ICP备11024252号-1 鲁公网安备 37149202000012号
德州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5 - 2018 Dezhou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