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德州反邪教 > 反邪视界 > 正文

培训还是洗脑?“心灵成长”还是“精神传销”?揭秘背后你不知道的事

最近一段时间,大家对市面上的各种精神培训非常关注,众说纷纭。鉴于此,无邪君今天就来和大家说一说,那些“心灵培训”背后你不知道的事。

“心灵培训”的源头——大型团体意识培训

中国目前的许多所谓的“精神培训”或“心灵培训”,可以从美国的大型团体意识培训(large awareness training,简称LGAT)找到源头。

LGAT最早起源于七八十年代。比较知名的“生命源泉”始于1974年,而其源头更可追溯到60年代流行的心灵动力学。针对女性培训的“高级经理成功培训班”(Executive Success Programs,简称ESP培训,后改名为NXIVM)始于1998年,由基思·拉尼尔创办。艾哈德研讨训练班(EST培训)于90年代创立,1991年该培训班被转卖,后改名为“里程碑教育”。

LGAT组织或公司最典型的运作模式是兜售其创始人的哲学理念。从本质上讲,这类培训的目的不是通过推销公司或组织的某个产品来赚钱,而是为了说服受训者接受并信奉一种特定的生活信条或哲理。这一目的是通过短短数天的强化训练实现的,因此培训班内充斥着剧烈的情感张力,常常伴随着团体内的冲突对抗方式。

LGAT机构宣称,他们所信奉的哲理能够解决几乎人间的任何难题,是一个包罗万象的行动指南,甚至可以治愈全人类所有的疾病。培训通常由一个主要的导师来推进,而推进者最经常的工作是精细地履行培训程序。潜在的培训目标是:采用LGAT的信仰体系能够使人们的生活更丰富、更美好。

参加LGAT的人员往往要经历数天的情感对抗,接受严格监督。在这个过程中,组织者通过精心设计的群体压力使受训者情感宣泄、心理极度变化而达到预期的“顿悟”境界。尽管有许多新加入者对此感到很不舒服,却迫于其他学员的压力及团体的限制和约束而不敢离开。经过LGAT组织者的精心设计和教化,最终成员们诚服地接受了LGAT的相关理论。从这个意义上讲,LGAT组织者要求受训者高度统一意志并完全忠诚于团体的理念。鉴于此,一些曾经的受训者表示LGAT是一种“洗脑”。

LGAT一般要经过心理学家爱德格·施恩所描述的强制性说服的三个阶段:解冻、改变、重新冻结。这与当下一些培训机构标榜的觉醒、蜕变、感召三部曲有异曲同工之处。解冻是一个动摇自我意识的过程,通常是在人毫无察觉的状况下进行,伴随着大量痛苦的忏悔和导师严厉的苛责和挑剔,目的在于摧毁之前的信仰体系及归属感,制造对该团体情感依赖需求。改变就是通过前一阶段制造出来的对团体依恋的饥渴感,使学员接纳该团体所宣称的理念,削弱正常的思考能力,灌输一种依赖性的行为习惯。前两个阶段完成后,结果会是一个人在信仰及情感模式上开始变得更加依赖该培训团体。重新冻结,也可称象征性死亡和重生阶段,在此阶段中,认知和情感的轨迹交织在一起,相互支持,常常带给个人以重生的体验。此阶段的认知目标就是要培养一种对团体的归属感及满足感,成为可供该团体驱使的代理人。

美国著名心理学家玛格丽特·辛格注意到,“LGAT训练至少需要住宿四天,通常都是五天”。辛格解释说,“我感觉这样的训练设计更多地只是让受训者首先在情绪上兴奋起来,然后使他们丧失判断力并完全服从导师的命令,而培训本身并不向受训者传授任何关于如何提高工作绩效的知识。”受训者在完成初始阶段的培训后,紧接着常常是不间断的团体教育,使受训者承诺:继续参加由LGAT组织的辅导训练。这样,首次培训的效果得以大大加强。在参加了整个培训流程接受了LGAT的最初教化之后,受训者可能就会陷入到一种以LGAT为中心的亚文化氛围里,包括为LGAT志愿服务,尽管实际上大多数LGAT是营利性私营企业并非慈善机构。LGAT毕业学员会被鼓励去招募、吸纳其他人员参加培训,成为一支志愿销售队伍,不仅可以为公司带来更多的付费客户,而且还可能会让那些本就忠诚的学员更加稳固。

▲美国著名心理学家、世界邪教问题研究权威玛格丽特·辛格

这类培训大量使用了催眠术手法。催眠术,是西方心理学用以探索人的潜意识、治疗心理疾病的一种技术,分成为量子催眠、OMNI催眠、NGH催眠等种类,近代运用越来越多。催眠术本身无善恶之分,但其中一些流派呈现出巫术化的倾向。如“量子催眠”,全称“量子疗愈催眠技术”(Quantum Healing Hypnosis Technique,QHHT),由美国人多洛雷丝·加农(Dolores Cannon,1931-2014)在1970年代末发明,号称能使人进入“前世”的一种催眠术,还称能治疗心脏病、艾滋病、糖尿病,能让受损的肝、肾、肌肉再生。许多培训用它来作所谓“前世回溯”(Past Life Regression),有可能发展成为制造歪理邪说、装神弄鬼、实施精神控制和骗钱骗色的手段。实际上,“心灵培训”中的形形色色的“疗愈”方法,常被以“灵性疗愈”(Spiritual Healing)或“能量药物”(Energy Medicine)统称之。医学界将其视为基于伪科学信仰的替代医学分支,而近20年来的研究已经一致地认为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支撑其临床有效性。

国外专家学者的研究还表明,不少培训所推行的理念,除涉及精神动力学、技术教练外,还深受某些邪教的影响,在公司运营结构上采取了类似传销的模式。如“艾哈德研讨培训班”,把“科学教派”的观念与其他一些概念混合在一起,包括戴尔·卡耐基、禅宗、完形心理学、谈心治疗会,以及德国哲学家马丁·海德格尔的思想,并在此基础上创建了艾哈德教义。拉尼尔的“高级经理成功培训”,则充斥着“科学教派”的行话、术语,最终发展成为一个邪教组织。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大型培训机构所倡导的理念中,信奉美国新教福音派系,并视其为通往救赎的惟一途径,有着强烈的扩张意识,因此在世界范围内发展迅猛。

争议不断、官司缠身的大型团体意识培训

在美国颇有争议的LGAT包括“高级经理成功培训班”(Executive Success Programs,简称ESP培训);“艾哈德研讨训练班”(Erhard Seminar Training,简称EST),后更名为“里程碑教育”(Landmark Education,简称Landmark);以及“生命源泉”( Life Spring) “人类计划”(Mankind Project)等。这些LGAT持续被媒体关注,不断遭到投诉,有的还惹上了不少人身伤害官司。

1.“高级经理成功培训班”(ESP)

2004年5月,35岁的克里斯汀·玛丽·施耐德自杀身亡,这位女植物生态学硕士、环境顾问留下一封遗书:“我参加了‘高级经理成功培训班’,我被洗脑了,我大脑的情感中心被杀死或者关闭了。我的躯体仍然有感觉,但是内脏正在腐烂。如果您找到我或者这张纸条,请联系我父母,我对不住我的生命,我才知道我早已经死了。愿我们能够继续走向未来。”

而这个ESP,后来更名为“耐克塞姆”(NXIVM),创办者正是臭名昭著的美国性爱邪教头目基思·拉尼尔(Keith Raniere)。

▲基思·拉尼尔

20世纪90年代,拉尼尔将自己包装成“人类心理动力学大师”、在多个领域均有建树的“超级天才”。他鼓吹说自己1岁可流利交谈,2岁识文断字,19小时内就自学完高中数学课程等,曾在美国伦斯勒理工学院获得3个学位。1993年,基思·拉尼尔就曾创办过一个金字塔形传销公司,为此受到美国23个州立案调查,最后他与纽约州达成和解协议,赔偿了事。1998年,拉尼尔与一名自称“人类潜能专家”的前精神科护士联合创办“耐克塞姆”,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奥尔巴尼,自称是一个以人道主义原则为指导的互助会性质的培训机构,主要是为女性争取权益,消除心理和情感障碍,促进更好的自我实现。该组织的口号是“努力建设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以“引领人类进化新纪元”为旗号广泛招揽成员。“耐克塞姆”吸纳超过1.6万名成员,并在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和中美洲设有运营中心。其成员还包括好莱坞女演员、知名企业女继承人,甚至还有墨西哥前总统的女儿。

2003年10月13日的《福布斯》杂志封面报道了拉尼尔,标题为《邪教人格》(Cult of Personality),把他描述为“世上最奇怪的经理人教练”。实际上,拉尼尔还通过奴隶和主人制度来控制女性成员。在这个组织中,女性成员必须像奴隶般服务“主人”,包括发生性关系。一些女性成员甚至在她们的骨盆部位烙上了拉尼尔名字的首字母,整个“手术”会全程录影,大约持续半小时,没有任何麻醉,非常痛苦。这些被骗的成员还将自己身上有这样的烙印视为一种荣耀。

▲加拿大女演员、“耐克塞姆”前成员莎拉·埃德蒙森展示身上印记

拉尼尔会要求所有成员在入会初期上交抵押品以示忠诚:如裸照、财务信息、家人和朋友信息、自己深藏内心的丑事等,且这些资料还必须保证每月更新。

一旦任何人企图退出或将组织的存在泄露出去,这些抵押物可能就会被公开。

2020年10月27日,美国地方法官在布鲁克林联邦法院判决,判处拉尼尔120年徒刑,罚款175万美元,罪名包括敲诈勒索、性交易、拥有儿童色情制品和其他罪行。

2. “艾哈德研讨训练班”(EST)

▲维尔纳·艾哈德

“艾哈德研讨训练班”的创建者维尔纳·艾哈德(Werner Erhard)原本是个销售员,1971年10月在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创立该训练班。艾哈德宣扬自己的培训班是“通过逻辑展开,使学员获得对自己的深刻认识,从而提高生活的质量和效率”,导师会采用一种威权的姿态,辱骂和嘲笑提出不同意见的参与者。参与的人会轮流被辱骂,接受满是术语的励志演讲,宣扬自恋、唯我论和存在主义。1991年EST被转卖后更名为“里程碑教育”(Landmark Education),2013年再次更名为 “里程碑全球”(Landmark Worldwide)。玛格丽特·辛格生前曾对“里程碑教育”进行强烈批评,遭到起诉,官司持续了数年,最后达成了部分和解。辛格在1997年声明“里程碑教育”并非邪教团体或异端教派。不过,1995年辛格博士在其重要著作《邪教在我们中间》以及2002年两次申明:“我不赞成他们的所作所为,从来没有赞成过。”目前,“里程碑教育”已经成为一个跨国企业,分支机构遍布世界各地。但人们对艾哈德EST培训的忧虑并非空穴来风,早在1977年就报导有人在参加培训之后备受心理疾病的折磨。一些精神病学专家在《美国精神病学杂志》中发表的一篇文章里曾忧虑地警告同行:EST可能给有些人带来灾难性后果。

▲“里程碑教育”

3.“生命源泉”

“生命源泉”由约翰·汉利(John Hanley)创立于1974年。据悉,20世纪60年代,一个叫Alexander Everet的教授创立了心灵动力(Mind Dynamics)课程,而有学者认为,该课程实际取材于灵学大师Edgar Cayce及神智会(Theosophy)的思想。“生命源泉”吸收了心灵动力的有关理念。针对“生命源泉”的起诉至少有30起。1983年9月6日,美国媒体报道了一名学员在课堂上因承受不了心理压力而猝死的新闻。1984年,一名曾参加“生命源泉”培训的学员在维吉尼亚州法庭获赔80万美元,该学员遭受精神迷失的折磨。华盛顿特区一名律师曾接受过“生命源泉”培训,也经历过相同的伤害,最后被判获赔30万美元。1982年,一起与该公司训练有关的自杀案件被庭外和解。1993年,该公司同意给一个接受了两年训练的学员支付75万美元的赔偿金。“生命源泉”公司最终解散,但是它的很多教员或公司成员陆续开办了许多LGAT公司,不仅沿袭了“生命源泉”的训练技巧与方法,而且还继续扩张和兴盛。

据媒体披露,中国曾经有许多“心灵培训”源自“生命源泉”,在不同公司,课程名字、阶段设置及收费标准多少有差异,但换汤不换药,授课的导师也往往在各个公司间流动。心灵动力传入日本及中国香港地区后,发展为“生命动力”(Life Dynamics)。1994年,“生命动力”进入香港市场不足4年,就已拥有7000多名学员。

4.“人类工程”

2005年,在美国休斯顿附近,一个名叫麦克·斯尼托的年轻人参加了“人类工程”培训,在完成了其中的“新勇士探险训练”后的第15天自杀了。他在留下的信中说:“他们通过不断刺激,使人进入癫狂状态。”信中还说,当他提出离开时,一个小组的头目告诉他,“如果离开,会给其他的成员带来伤害”。他的家人起诉“人类工程”,这场非正常死亡官司直至2008年才结束。作为和解协定的一部分,休士顿“人类工程”被勒令整改,包括在发展潜在成员时,必须接受一名精神病专家的监督,协定还特别提出网站上必须标注:“申请人有自由离开培训的权力。”

5.“精神武士”

▲詹姆斯·阿瑟·雷

2011年11月18日,曾经作客奥普拉脱口秀的詹姆斯·阿瑟·雷(James Arthur Ray)因过失杀人罪被判处服刑两年。詹姆斯·雷曾从事过许多工作,最后锁定在精神培训领域,宣称其目标是成为第一位“精神教师的亿万富翁”。借助奥普拉的脱口秀节目,雷的培训班获得了不菲的收入,2008年收入940万美元。2009年10月,3名学员在参加了雷主持的为期五天的“精神武士”培训后死于中暑,死亡与一个叫“汗浴屋”的仪式有关。雷声称他的静修与拉尼尔的培训一样,能够以某种方式启迪心灵。雷在亚利桑那州塞多那天使谷租下静修中心,组织训练活动,吸引了不少学员报名参加。静修期间,充斥着各种演讲,安排学员们观看汤姆·克鲁斯主演的电影《最后的武士》,然后将他们带到沙漠进行所谓的“幻想探求”,在称作“武士游戏”的训练中让学员装死等。最后一天,约有50名狂热的支持者被安排挤进临时搭建的“汗浴屋”,结果造成3人死亡、20多人入院治疗。死者家属最终获得了300万美元的赔偿。2012年,詹姆斯·雷宣布破产。

游走于法律边缘——“心灵培训”并非法外之地

近年来,随着西方的大型团体“意识培训”的各种变种流入我国,一些培训机构等打着“心灵培训”“领导力培训”“灵修”等旗号,采取心理暗示、催眠洗脑等精神控制手段,传授所谓个人自我完善、自我发现、自我实现等技巧,不仅敛取巨额钱财,而且危害群众身心健康、败坏社会风气,实际上是以招募新学员和聚敛钱财为主要目的的新型精神传销团体。

这类团体基本以举办各类培训形式出现,包括“突破自我”“激发潜能”培训;“静心灵修”“催眠术”等修炼方法的“身心灵”培训;“强身健体”“传承传统文化”养生类培训等。为吸引学员,有的还采取“性爱游戏”方式,鼓吹性解放,败坏社会风气,导致夫妻反目,家庭破裂;有的采取“谩骂攻击”等方式,导致部分学员出现心理障碍等后果,损害民众身心健康。这类培训还以类似传销的方式要求学员发展新学员,造成诸多社会不稳定因素。

此类培训在不断的情绪激发中让学员逐渐对培训小圈子产生依赖性,最终在集体的压力和不断重复中沦陷。很多当事人在被洗脑后往往会留下后遗症,甚至可能会出现精神障碍甚至精神分裂症。

不断招募新的成员和持续收取费用是一些培训机构心照不宣的秘密。只要这些所谓的“心灵培训”机构能招募来第一批学员,凭借娴熟的精神控制,此后的学员便可源源不断涌来。学员拉学员是他们的成功之道。而环环相扣的培训名目以及持续不断的各类团体活动,使得培训机构可以不断地收割“韭菜”,获取巨额收益。

由于这类培训机构一般都有正规的营业执照,所从事的活动类似于日常的管理能力培训,培训的过程和内容都是高度保密,学员都被要求承诺绝不向外人透露学习内容。因此,公众很难了解其内部的真实情形,对其是否存在违规违法行为难以了解和掌握。更为关键的是,我国现行法律对此类行为尚缺乏明确的界定和指引。根据《禁止传销条例》的规定,传销是指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人继续发展他人参加。因此,认定传销一般需要同时满足三个条件:交入门费、拉人头、组成三级以上层级计酬。而“心灵培训”一般都是只拉一级人头,拉人者是为了完成任务并不要报酬,所以很难认定为普通的传销。而对于“邪教”的认定标准又非常严格,显然并不适合此类机构,这就构成了处置此类问题的法律难题。不过,有法律专家也指出,构成传销并不一定局限于直接获取报酬,间接方式及有诱导或胁迫行为,也可能构成传销。

在法治社会里,培训市场并非法外之地。对于所谓的“心灵培训”并不是没有依法惩处的先例。

2018年9月,深圳警方破获了首例以“教练技术”为名,通过非法有害培训实施精神控制的新型传销案,查封了涉案的某商学院,冻结涉案资金2700余万元。该培训课程分为“觉醒”“蜕变”“感召”三部曲。所谓“觉醒”,就是引导学员“自我怀疑”,把自己贬低的一无是处;所谓“蜕变”,就是“自我否定”,从而建立新的认知模式和价值观体系。所谓“感召”,就是要求学员们发展新的学员(内部称为“海星”)。因涉嫌强迫交易、组织领导传销活动、非法经营、虚假广告、寻衅滋事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和犯罪所得收益罪等不同犯罪,20名犯罪嫌疑人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2020年,沈阳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创造丰盛”为传销组织,这个创始人自称是慈禧太后转世、主要针对女性精英人士开展心灵培训的机构,也瞬间树倒猢狲散。

权威心理学家认为,采取所谓的“人身攻击”“自我否定”等方式进行心理培训,并不是主流心理学派的做法,不论是认知心理学家皮亚杰、个体心理学创始人阿尔弗雷德·阿德勒、现代实践派儿童心理学奠基人鲁道夫·德雷克斯,都提倡通过鼓励令人感觉好,从而做得更好。生活中不乏一些令人头疼的事情,或是家庭不和,或是感情受挫,或是工作不顺。所以,有一些人想要急切地改变自己当前的状态。那些深谙人性的导师们,摸准了这些人失衡的心态和需求,给予所谓的爱和鼓励,让受训者放下心理防备,继而画出“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大饼,诱使人们付出不菲的学费。面对这些说辞,人们要擦亮眼睛。

心理学家辛格总结道:“通过对很多LGAT的观察以及访问过许多因工作需要参加训练的人,我惊讶于参与者竟会如此幼稚,组织者竟能打着各种幌子,如教育、体验式学习,如此刻薄地侮辱人;还声称参与者在这种拙劣荒谬的训练后提高工作成绩。”辛格将这种LGAT定义为“高对抗性的心理强化训练”,并称“这是在受众没有认知和了解,没有表达意愿的前提下,以一种现代的、结合社会学和心理学的技巧和影响力,施展其诱惑和压力——这正是我为什么反对邪教的理由。”


版权所有:中共德州市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德州新闻网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6]16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鲁ICP备11024252号-1 鲁公网安备 371492020000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