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德州反邪教 > 反邪视界 > 正文

“门徒会”的“祷告治病”是夺命损招

4月1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4起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典型案例,其中有赵某某等5人利用邪教组织“门徒会”破坏法律实施案。

  

赵某某,女,57岁,初中文化,常年胃痛、脚痛,在小诊所长期吃药不见明显好转。2015年,其亲友告诉她,可以加入“门徒会”,在家诚心祷告,病就会好。于是她加入“门徒会”,并逐渐成为该组织的骨干成员。然而,赵某某的病却丝毫未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案发后,通过检察机关办案人员耐心细致的教育转化,赵某某是最早表示愿意认罪认罚的犯罪嫌疑人。

祷告,是宗教仪式的一种,是指主动和超自然的力量沟通来赞美、祈求、忏悔或者仅仅是表达自己的思想或愿望。邪教组织“门徒会”盗用了这一仪式,演变成教首崇拜、传播歪理邪说的一种方式,但这也是“门徒会”被称之为邪教的典型标志之一。

“门徒会”宣称信“三赎基督”即季三保就能得到神的保佑,免灾得福。实际上这也是“门徒会”最坑人、害人的地方,不知有多少鲜活的生命在相信“祷告治病”的谎言下成为了一个个冤魂。

“门徒会”头目宣称“祷告治病”实为害人害己

  

▲“门徒会”邪教组织主要头目

——教主季三保“祷告治病”害死一个壮小伙。1990年前后,陕西铜川有一姓杜的小伙,大腿后长了一个小粉刺,后来发现这个粉刺越来越大了,于是开始自己“祷告”,结果粉刺更大了。恰巧“门徒会”头目季三保在此地,于是在家人的陪同下,杜姓小伙来到季三保面前。季三保当着周围的人说“这就对了,到啥时候都要相信神”,然后对陪同杜某的家人说:“你回去,让他在我这里待上两三天,祷告祷告就好了。”季三保带着几个信徒一起为杜某“祷告”,但一连两天病情却不见好转。到了第三天上午,他又给杜某“祷告”了近两个小时,然后对周围人讲,杜某下午就可回去了,过一两天病就全好了,而此时的杜某已快处于昏迷状态。家人将杜某接回去,没到一个礼拜杜某就离开了人世,当时刚年满三十岁。

——第二任头目蔚世强“祷告治病”搭上命。蔚世强经常对信徒们吹嘘,他的“祷告”把好多医院里治不好的病人从死神手上拉了回来,虽然信徒们未真眼所见,但对他也是佩服不已。1997年前后,蔚世强感觉身体不适,于是偷偷去了趟医院,一检查得知患上了乙肝。蔚世强开始祷告,一年多后,病情却越来越重,再次到医院检查已是肝腹水,而此时蔚世强依然选择了“祷告”,并且众多信徒陪他共同“祷告”。到了2000年,蔚世强的病已发展成了肝癌。此时,“门徒会”的高层和蔚世强本人对“祷告祛病”也彻底绝望了,为了让其他信徒不对“祷告”怀疑,他们开始秘密求医治病。最终,在花费了信徒们数十万“奉献款”后,二任教主蔚世强还是于2001年5月走完了人间之路。

——第三任教主陈世荣“祷告治病”折磨死父亲。陈世荣对于“门徒会”“祷告祛病”可谓半信半疑。陈世荣的父亲一次给果树剪枝,不小心从树上掉了下来,造成大腿骨折。在外地传教的陈世荣电话通知家人及其他信徒一块来为家父“祷告”。老人知道再“祷告”也不可能把骨头接上,直喊着要让送他到医院。但任凭老人怎么嚷着就医也无人理睬,众人的“祷告”没有停止。老人由于骨伤感染,高烧不退。心理焦急的陈世荣既不能亲口说让把父亲送到医院,也知道这样下去很危险,在返家的途中陈世荣就收到父亲去世的噩耗。

教主们的“祷告”尚且不灵,而作为普通信徒们的“祷告”可想而知。

▲“门徒会”头目供述“祷告治病”是“拉人”手段

“门徒会”普通信徒“祷告治病”同样害人害己

“门徒会”引诱信徒的方式往往宣称“季三保能量很大,他最后成了神,向他祷告后哑巴能开口,聋子能听见,死人能复活,大病绝症得平安”,以此神化教主,鼓吹其无所不能,达到蛊惑人心,拉拢信徒的目的。另外“门徒会”在传教过程中主打“治病”牌。声称,治病功能生效的条件就是“刚强”地信仰“门徒会”,治病治不好就是信仰不刚强。用“两头堵”的方式来糊弄信徒,症状轻的人自愈了,觉得神奇,症状重的好不了,认为是自己信仰不刚强,从而耽误治疗时间。

——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张涛的妻子得了乳腺增生。在家的路上,二人听信了“门徒会”的蛊惑,“只要信了‘三赎基督’的‘神’,虔诚祷告就能治好你的病”。于是,夫妻二人每天就在家祷告、看书。一段时间之后,其妻身体上的肿块也没见消除,以为是对神不够虔诚。而后,又参加“门徒会”的“传福音”“作见证”,对“祷告治病”的说法更加坚信不疑。但随着身体的每况愈下,直到最终去医院复查,才发现乳腺增生硬生生地祷告成了乳腺癌,小病变成了绝症,张涛和妻子双双陷入绝望和懊悔之中。(凯风网《祷告治病让我后悔一生》2014年11月04日)

——四川省万源市紫溪乡柿子坝村农民王承安,2007年一家人成为了“门徒会”痴迷者,每天都按时虔诚地在“十”字旗面前祷告、忏悔。2008年秋,王承安出现了明显的病灶。由于认为去医院是对神的不敬,仍然继续没日没夜地祷告、忏悔。然而,病魔却一天天侵蚀着他的身体。最后,在儿女的坚持下才去医院被诊断结果为:结肠癌晚期,癌细胞已大面积扩散。医生说,这类癌症如果早检查、早发现,通过手术治愈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就是因为王承安笃信神灵,才把医治病情的最佳时期错过了,47岁即英年早逝,只给家庭留下无尽的哀思和悔恨。(凯风网《龙永碧:“门徒会”害我丈夫早逝》2014年11月20日)

——湖北省监利县徐元康患有精神分裂症。为给徐元康祷告治病,“门徒会”成员翟新勇以对神尊重为由不让徐元康吃药治疗,将其带走并组织近十名信徒前来一起祷告,甚至三班倒24小时轮流不间断祷告。同时,翟新勇等人认为徐元康系“牛魔王精”附体,遂提出不让徐元康吃药、进食、喝水,不让徐元康休息。徐元康病发后,“门徒会”仍实行不吃不喝的人身强制控制,而且持续长达7天,导致病人死亡,甚至死亡后,众人仍坚持祷告“死而复生”,直至被公安机关抓获。(央视网《揭秘邪教“门徒会”:邪教组织上演的“驱鬼治病”血案》2016年09月28日)

▲受害人徐元康

——2006年夏天,长春市38岁的“门徒会”成员孙某因患有糖尿病和肝病疼痛难忍住进医院,而“门徒会”骨干,要求她立即出院,不准吃药、不准就医,要靠祷告治病,结果导致孙某于6月10日死亡。河北省故城县的“门徒会”信徒苏某在女儿患病期间,不去医院诊治,相信“门徒会”的祷告治病,强迫女儿每天跪地祷告,可怜女儿不治身亡。愚昧无知的苏某面对死去的女儿,又对着尸体继续祷告4天,企图使其复活。宁夏彭阳县“门徒会”信徒扈某因相信同修王某患了“鬼附病”,遂伙同其他信徒采用火钳夹手指、折手指,抓头发,用“经书”、巴掌击打面部进行所谓“赶鬼治病”,并多次限制王某吃喝,结果鬼没有赶走,王某却因外伤和缺水导致急性肾功能衰竭死亡。

……

显然,这些信徒都冤死于“门徒会”邪教鼓吹的愚昧迷信。

祷告本是人们祈求美好的一种愿望,但“门徒会”邪教却附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说什么“祷告能治病”,以此来激发一些人的兴趣,引人入教,将人引入歧途,误病、害命。所以,我们要有崇尚科学,反对迷信的思想,做到抵制邪教的各种诱惑,才能避免引人上钩的邪教毒饵。


版权所有:中共德州市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德州新闻网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6]16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鲁ICP备11024252号-1 鲁公网安备 371492020000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