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德州反邪教 > 反邪视界 > 正文

韩国邪教“摄理教”头目出狱后再次性侵女信徒

据澳大利亚新闻网(News.com.au)3月30日报道,近期,有澳大利亚和中国香港信徒指控,韩国邪教“摄理教”头目郑明析(Jeong Myeong-seok,现年77岁,也译郑明锡)出狱后,多次猥亵和性侵女信徒。此外,“摄理教”还堂而皇之地在悉尼市繁华地带购置地产建立“教堂”,继续引诱拉拢附近高校学生特别是女性入教。中国反邪教网摘译如下。

报道截图

近期,一个由强奸犯一手创立的韩国邪教在悉尼市中心开了一家教堂。

据澳大利亚新闻网披露,该教派斥资154万美元,在悉尼市中心购买了一处商业地产。物业记录也证实,去年8月,“主的希望教堂”(The Lord's Hope Church Incorporated)正式入驻位于阿尔提莫区(Ultimo)百老汇路4号173-179号的办公套房。

据悉,此处于今年年初完成了翻修,所谓的“神殿”已开始营业。

该教堂所在地距悉尼大学和悉尼科技大学(UTS)等几所高校仅一步之遥。该教派一名前信徒向澳大利亚新闻网透露,该教已在这两所大学开设舞蹈课并创办了学生社团。

教堂一名发言人证实了该房产购置翻新事宜,但否认其目的是为了从附近大学拉学生入教。

悉尼“主的希望教堂”是韩国邪教“摄理教”(Providence)的一个分支机构。

“摄理教”又称“耶稣晨星会”(Jesus Morning Star)、“基督教福音传教团”(Christian Gospel Mission)、“明月教”(the Bright Moon Church)或“全球文化与和平协会”(the Global Association of Culture and Peace and Setsuri)。

1978年,韩国男子郑明析创立了“摄理教”,宣称自己是耶稣再临。从那时起,该教派广传至50多个国家,在全球拥有20万名信徒和400座教堂。此前,郑明析因性侵多名女信徒而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于2018年出狱。

3月16日,又有两名受害女性站出来,请求当局再次展开调查。其中,一名澳大利亚女性称,郑在她访问韩国期间对她进行了猥亵;另一名中国香港女子称,郑在获释后强奸了她数十次。

“摄理教”在悉尼市中主购置的商业地产。原文配图

“摄理教”信徒正翻新其位于悉尼市中心的新“教堂”。原文配图

位于悉尼市繁华商业区的“摄理教”教堂。原文与图

一位 20 岁出头的前澳大利亚“摄理教”信徒、在校大学生萨曼莎(Samantha,化名) 向澳大利亚新闻网透露,悉尼新教堂的资金主要来自信徒捐款。

这名大学生在该教派任职期间,向教派捐赠了大约一万美元。她最近才设法断绝了与该教派的联系。

她说,教派要求信徒们将至少10% 的工资收入作为“什一税”捐给教派。

此外,该教派还做了一份Excel电子表格来跟踪捐款情况,教派的财务部门会凭此确保信徒按时缴纳费用。

然而,该教派的一位发言人却否认这种捐款带有强制性。

“什一税并非强制性的,我们的布道或教义中鲜少提及(这点),”他们辩称,“信徒奉献随喜。”

“摄理教”信徒们捐赠数千美元来购买悉尼市中心物业。原文配图

“摄理教”韩国分部也资助购买悉尼市中心地产。原文配图

“摄理教”头目郑明析。原文配图

据悉,这是“摄理教”在新南威尔士州购买的第一处房产,不过五年前“摄理教”还曾在墨尔本市滨海港区拉凯阿路(Rakaia Way) 7 号购买过一栋楼房。

一位教派发言人在谈及所购置的悉尼地产时冠冕堂皇地说:“我们之所以购买这处房产,是因为我们教会的许多教友希望拥有一个属于教会的永久场所,作为他们信仰的家园。”

萨曼莎在“摄理教”的噩梦,始于她被招募参加一个一对一的圣经学习小组,从此掉入“摄理教”的泥淖。

早在 2017 年“摄理教”就在墨尔本购买了一处房产。原文配图

“摄理教”的 PPT所记载的悉尼市主要大学迎新时间。原文配图

拉拢澳大利亚年轻人

加入“摄理教”不久,萨曼莎就试图将其他人也带进这个圈子。

“我在拉人方面非常卖力,也很擅长。”她说。“他们实际上想要的是本地人,‘耶稣晨星会’(摄理教)更喜欢非亚裔人员,如果你拉拢到本地人,它会对你大奖特奖,(因为)本地人很难拉进来。”

那些被她拉进“摄理教”的朋友至今仍深陷其中。“他们在悉尼大学有一个社团,给‘摄理教’打头阵。”她说,在“摄理教”期间,她看到了一张教内PPT图片,图片内容显示“摄理教”把该社团当成“传教手段”:“摄理教”利用与各所大学开展的活动来诱使大学生入教。

该社团在社交媒体上拥有 1000 多名粉丝,其描述栏中写明,只招女性。

一张泄露的PPT描述了“摄理教”的传福音方法。原文配图

“摄理教”承认是几个教徒创建了悉尼大学社团,但否认用它来拉拢教外人士。

一位“摄理教”发言人说,该教派“没有任何在大学或其他地方开展活动的‘前线’组织”。

该社团俱乐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未从事过宗教活动,称其“是由一些保健学专业的学生发起的,而他们恰好是‘摄理教’教徒的朋友”,“它源于一群年轻女性对健康和福祉的共同向往,并激励其他年轻女性保持健康和健美。”

由于新冠疫情影响,该社团于 2020 年关闭,也不打算重新注册。

悉尼大学的一位发言人说:“在校学生如有任何疑虑,希望他们能与我们联系,以便我们能够妥善调查此事。”“如有需要,我们可以提供一切支持。”

众所周知,悉尼大学一些学生为“摄理教”信徒。悉尼科技大学还在 2018 年举办过由“摄理教”成员开设的舞蹈课。原文配图

萨曼莎知道有些信徒通过模特经纪公司或调查问卷拉人。“我在‘摄理教’时,他们搞了个新策略,就是去拉那些想做模特的人,”萨曼莎说到,“还有一种是,他们会说他们正在研究一个学校布置的课题,问你要不要加入。”

几年前,“摄理教”的信徒还在悉尼科技大学开办了多次舞蹈课。原文配图

“摄理教”培训拉人入教的常见问题截图,指出其最中意的新信徒是当地年轻妇女。原文配图

澳大利亚新闻网联系到的几位邪教问题专家对悉尼“摄理教”的“神殿”新址表示担忧。

美国邪教教育研究所创始人瑞克·艾伦·罗斯(Rick Alan Ross)关注“摄理教”活动已有二十多年,他曾经帮助过教澳大利亚信徒脱离该教。“‘摄理教’的拉人策略非常具有欺骗性,”瑞克·罗斯说,“他们不透露自己的身份和职业,也不提他们那位臭名昭著的头目郑明析的名字,更不会提郑有性侵犯罪记录。他们自称是模特经纪人或星探,借此拉人,不会表露该团体的教派属性。‘摄理教’经常在大学校园里拉人,与我携手调查的人以前都是作为学生被‘摄理教’拉入教会的。‘摄理教’在几所主要大学附近建教堂,这绝非巧合。”

“摄理教”的在线礼拜活动。原文配图

教会礼拜时的郑明析。原文配图

总部位于新南威尔士州的“邪教信息和家庭支援”(Cult Information and Family Support Inc)主席托雷·克莱维耶(Tore Klevjer)听说新“神殿”的位置时感到震惊。

“‘摄理教’的目标就是女大学生,”他向澳大利亚新闻网表示,“设在大学附近,拉人非常方便,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实在令人担忧。”

“摄理教”信徒内部举办的音乐会。原文配图

危险信号

每天早上4:45,澳大利亚牧师都会为“摄理教”信徒举行黎明前的礼拜。周三时,郑明析会在韩国远程参加礼拜。

萨曼莎说,他们要求我每天都得参加,但我很难做到。“我患了失眠症。我的睡眠一直很不好。”不久,她便与“摄理教”的其他信徒一起搬了出去,并与朋友和家人断绝了联系。

“他们不允许你听基督教音乐,要求你收听收看‘摄理教’的音乐、电视节目和电影,(现在看来)这是一个危险信号。”她说,“他们不允许你在组织之外娱乐,如果你(和其他朋友一起)去看电影,你就会受到批判。”

加入这个组织也改变了萨曼莎的穿着方式——她把衣橱里所有的黑色衣服都清掉了。“他们说天堂里没有黑色,黑色是撒旦的颜色,如果‘弥赛亚’(救世主)看到你穿黑色衣服,会不高兴的。”她解释到,“很多人买衣服都有压力,因为你必须在周日礼拜和黎明礼拜时穿得非常漂亮,比如漂亮的西装外套和连衣裙。”

也有媒体报道称,“摄理教”招聘时喜欢招高挑漂亮的年轻女性。据萨曼莎估计,80%的“摄理教”信徒是女性。该教派宣称女性是“上帝”的新娘,也就是“郑明析”的新娘。该教派还强调女性信徒要漂亮、身材苗条、衣着得体。

郑明析。原文配图

图中的澳大利亚“摄理教牧师”威胁一位前信徒离教后不得透露教派内情。原文配图

“我撒了很多谎”

萨曼莎知道很难向外界解释清楚她的行为,于是向家人撒谎,说自己已经和大学朋友一起搬离了家。“我撒了很多谎,”她说。

当萨曼莎最终决定脱离“摄理教”时,一位资深教派成员收到风声,马上对她发起“爱的攻势”,其他教友们也都突然对她特别好,想让她内疚。

当她最终离开“摄理教”时,她以为肯定会有报应。“最初几周,我生活在恐惧之中,无力地等待着坏事发生,等待着家人生病,因为教义就是这么说的。”她说,“然而啥事也没有发生,好事接踵而来。”

“摄理教”信徒会统计自己集体祈祷的小时数并发布在他们的群聊中。第一个数字代表祈祷了多少分钟,第二个数字是祈祷的总时长。原文配图

一名澳大利亚女性称遭“摄理教”头目猥亵

3月16日,律师们在钟路二号的首尔律师大会堂举行新闻发布会,控诉郑明析自2018年2月出狱后再次犯罪。

据当地媒体(Naver.com)报道,这两名律师代表的是来自澳大利亚和中国香港的两名女性,她们声称自己遭到“摄理教”头目的猥亵或性侵。

这名 30 岁的澳大利亚女性说,她在 2014 年 22 岁时被洗脑加入“摄理教”的澳大利亚分支。自 2018 年7月她在一次教会资助的旅行中到访韩国以来,曾五次遭受(郑明析的)猥亵。

这位未具名的澳大利亚女性在接受广播媒体采访时表示,“‘摄理教’不是正统的宗教,而是一个支持强奸犯的组织。这绝对不行,不能让它继续祸害人间。”

这位 30 岁的澳大利亚女性称自己遭到郑明析的猥亵。原文配图

猥亵事件发生后,这位女士回忆说:“我早上做的第一件事是联系一位领导层牧师,我跟她说‘他昨天晚上性骚扰了我,我们见一面,你解释下到底怎么回事?’”

“我觉得她肯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只是说,‘对不起,我很忙,你能和某某牧师谈谈吗?’意思就是她不想管。”

“所以我又跟另一位牧师谈了,她就开始给我洗脑,比如,‘要知道,你真的是那位新娘。在正常的夫妻关系中,丈夫不能和新娘有那种关系吗?’一大堆歪理。”

在媒体公告中,一名来自香港的女子 Maple Ying Tung Huen 称郑明析多次强奸她。“在我死之前,上天给我的任务就是揭露真相,以免再有受害者。郑明析绝对不是救世主‘弥赛亚’!”

“摄理教”在其通讯中将女性称为“新娘”。原文配图

自此前的新闻发布会以来,“摄理教”澳大利亚分支似乎加强了戒备。

之前尚能通过私人链接访问的优兔( YouTube) 直播,现在则必须通过云视频软件Zoom 来通话,而且与会者必须提供自己的全名才能链入。

每日格言在发布到其安全门户三天后也会被删除,非活跃成员无法访问每天的直播。

“摄理教”向其信徒概述招募方法。原文配图

郑明析2017 年的形象。原文配图

“摄理教”的历史

1999 年,有关郑明析的强奸指控首次曝光,因此他不得不离开韩国。他被控强奸或暴力骚扰五名韩国信徒,并于2007年被捕。一年后,他因三项强奸罪被判有罪。2009 年,他对该判决提出上诉,结果他最初的六年有期徒刑又增加了四年,于2018 年 2 月才出狱。

2014 年,一位名叫丽兹(Liz)的“摄理教”堪培拉分支前信徒接受澳大利亚特别节目广播(SBS)采访时称,在郑入狱服刑期间,她受人怂恿给郑写黄色信件。她说他的回信十分露骨,比如,“你的白皮肤让我兴奋”,“你的阴道很漂亮”。

“摄理教”的一位发言人对此表示否认。

2016 年,澳大利亚新闻评论《嗳哟》(Crikey)报道称,一名受雇于澳大利亚税务局的“摄理教”信徒使用该局的工作计算机,洗白了维基百科上有关该教的文章。对此,“摄理教”承认删除了文章中对郑明析的性侵以及“邪教”一词。

众所周知,“摄理教”对那些爆真相的人怀恨在心。

1999 年,当韩国国家广播公司准备播出一则爆炸性新闻时,“摄理教”威胁要采取法律行动,在两个月内每天向该公司拨打(骚扰)电话高达6万通。

2008 年,郑明析被判定犯有强奸罪时,他的信徒们闯入并打砸一家发表过有关郑的负面文章的韩国报社。

“摄理教”回应

“摄理教”断然否认性侵指控。当这位 30 岁的澳大利亚女性声称被猥亵时,“摄理教”发布了一段视频,并在新闻发布会上播放。

一位澳大利亚“摄理教”牧师提及这位澳大利亚受害者时称:“我们有很多大人物,所以我们会举行一场针对你的新闻发布会。我们将揭露你所做的每一件不合适、不道德的事情。”“我们不想这样做,但为了保护本教和其他人免受你的攻击,我们必须这么做。”“我们不想这样做,因为它会影响你的生活,影响你未来的职业生涯。”

“摄理教”在其网站上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尽管他们十分想要有机会“对这种情况表示遗憾”,但他们矢口抵赖,称这些指控内容都是假的。


版权所有:中共德州市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德州新闻网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6]16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鲁ICP备11024252号-1 鲁公网安备 371492020000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