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德州反邪教 > 反邪视界 > 正文

越南邪教“水泥封尸案”终审宣判 主犯死刑

越南FLG邪教“水泥封尸案”终审

二审宣判

《国际邪教研究》综合越南《青年报》《劳动报》《青年日报》等媒体网站报道,2021年12月31日,胡志明市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宣判,维持对FLG邪教“水泥封尸案”4名被告人的一审判决,主犯范氏天霞被判处死刑。2019年5月,该案曾震惊越南舆论场。

胡志明市高级法院维持一审判决

上诉法院以谋杀罪判处被告人范氏天霞(32岁,胡志明市人)死刑,阮玉心萱(40岁,广义市人)有期徒刑19年,郑氏红花 (范氏天霞的母亲,67岁) 因谋杀和不检举罪被判 13 年。

越南青年日报网报道截图

被告人黎玉芳草(30岁,前江省人)被一审法院以谋杀和不检举罪判处有期徒刑22年,未上诉。

法庭表示,范氏天霞及其同伙故意剥夺他人生命,杀害多人,犯罪情节严重,一审判决有理有据,与被告人的罪行相符,因此,法庭裁定驳回上诉。

越南青年报网报道截图

在审讯中,被告人范氏天霞承认,她为自卫而杀害了陈智清,她认为陈智清虐待他人并试图夺取她的财产。根据陪审团的说法,受害者陈智清没有做任何事情,这不能称为侵犯,这只是被告人的想法。至于受害人陈德灵,被告人范氏天霞没有让他逃跑,任由此人自生自灭。之后,范氏天霞没有报警,而是和同伙一起买东西来隐藏尸体。

检察院代表就上诉发表意见时表示,一审判决适当,建议法庭驳回全部上诉。

越南劳动报网报道截图

法庭称,虽然被告人范氏天霞无犯罪记录,受害人家属已申请减刑,但是范氏天霞是团伙组织者,有诸多加重处罚情节,如使用残忍的手段杀人、在被害人没有自卫能力的情况下杀人,因此没有理由减轻对她的惩罚。

被告人阮玉心萱和郑氏红花虽然之前没有讨论过,但仍然听从了范氏天霞的话,且没有谴责犯罪行为。

至于NTKT夫人(受害者陈智清的母亲)关于她儿子没有死、要求撤案的意见,根据平阳省警方的尸检、化验结果及被告人范氏天霞的证词,法庭有足够的证据可以确定受害者就是陈智清。

将尸体浇注水泥,主犯一审被判处死刑

一审判决显示,被告人范氏天霞、黎玉芳草、阮玉心萱、郑氏红花和和2名男性受害者都接受了一个奇怪的宗教“修炼”(邪轮),由范氏天霞担任该团伙的头目。她们在庆和、胡志明市等地方习练邪轮。这群人经常搬家,选择人少的地方,租用私人住宅来规避社区的关注。

4名被告

4被告要求2名被害人采取的不科学“修炼”方式包括禁食(曾禁食14天),切断与亲属联系等。

2018年12月末,该团伙在度假胜地时头顿港的川木地区租赁了一栋别墅,集体修炼邪轮。2019 年 1 月 20 日,受害者 陈德灵禁食 10 天后,饥饿难耐,他翻过窗户进入别墅一侧的草坪,试图逃跑,被范氏天霞、陈智清等抓回。她们用拳头、石头等打他的脸,将陈德灵殴打致死。

作案过程

2019 年 1 月 23 日,该团伙将陈德灵的尸体带到了位于平阳省宝邦区90号的出租屋。一个多星期后,由于陈德灵的尸体开始腐烂,散发出恶臭。被告人买了一个高约1米的蓝色塑料容器,里面装有干茶、胶水、食品包装纸、樟脑……她们用胶带把尸体包起来,装进塑料桶,浇注了混凝土。

同样在这所房子里,2019 年 3 月 15 日,当他们看到陈智清行为异常时,比如偷吃东西,想和一群人做爱……4名被告人讨论杀死他。她们用220伏电击晕陈智清,然后勒死了他。2-3 天后,该团伙将受害者的尸体扔进塑料桶,浇注混凝土。

2019年5月15日,上述房屋的购房者上门打扫,发现两块混凝土砌块,里面装着受害人的尸体。2019 年 5 月 18 日,范氏天霞等人在准备逃离酒店时被捕。

塑料桶

2019年5月22日,平阳省公安局决定全面侦查该案。2020年3月12日,平阳省公安局对案件作出调查结论,并将案卷移送平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2020年7月3日,平阳省人民法院对该案宣判,主犯范氏天霞被判处死刑,另外3人分别被判处22年、19年、1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2020年11月27日,胡志明市高级人民法院称,邪轮水泥封尸案4名被告中3人上诉。

作案地点

2021 年 3 月 15 日,胡志明市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上诉案,但开庭后,由于被告人范氏天霞身体状况不佳,陪审团决定延期开庭。

被告出庭受审

2021年12月1日,胡志明市高级人民法院(TAND)在平阳市开庭审理该上诉案。12月31日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精通三门外语的才女痴迷邪教FLG变成冷血杀手

范氏天霞原本善良有爱,受过良好教育,精通三门外语,还是个成功的生意人。

范氏天霞在咖啡馆

范氏天霞青少年时勤奋好学,曾留学日本。2015年从日本返回越南后在跨国公司工作,担任翻译(懂英语、中文、日语),之后开了一家咖啡馆。她可以用英语,日语和中文交流。但后来,她开始和一些人习练邪轮,最后放弃了曾经拥有的一切,变成了冷血杀手。

范氏天霞的咖啡馆位于胡志明市第10区的黄金地段。除了卖咖啡馆,还提供拍照、日语对话、夜光纹身、美甲、塔罗牌算命等服务,举办聚会和音乐表演活动。

从2015年底到2017年初,她的咖啡馆生意火爆,吸引了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然而,2017年中,她关闭了这家店,放弃所有的工作,全身心修炼邪轮。

网络资料显示,2017年5月12日,范氏天霞参加了邪轮在纽约举办的游行活动。

范氏天霞参加邪教轮子在纽约的游行

据悉,2013年前后,范氏天霞通过社交网站接触了邪轮。她认为修炼邪轮可以治愈百病,还可以上天堂,免去死后的所有痛苦。

越南网

越南网2019年5月19日报道《从狂热修炼到杀人 把尸体藏在混凝土里》称,范氏天霞2013年接触邪教邪轮。

主犯曾担任越南FLG邪教组织的地方协调人

经过四年修炼,她担任了胡志明市、芽庄、大叻一带邪轮组织的协调人和辅导员,在组织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她认为自己是高层次的修炼者,所有“同修”都必须听从她的指示。那些阻止她修炼的人被认为是“恶魔”,必须被清理。

越南青年报

当地邪轮组织先在庆和省芽庄市聚集,然后前往胡志明市范氏天霞与母亲共同的住所修炼。但这段同住时光令郑氏红花不高兴,于是该组织搬到了阮玉心萱的住所继续修炼。此时,范氏天霞劝说母亲郑氏红花以20亿越南盾的价格卖掉了房子。

她购买了汽车,资助并接送那些跟随她“修炼”的成员。范氏天霞告诉警方,她承担了邪轮团体从交通到租房的所有费用。

主犯法庭受审

在范氏天霞拥有的七座汽车中,警方发现了30盎司黄金、2万美元和3亿越南盾(13,000美元)的现金。

范氏天霞被警方拘留后,她的Facebook页面被很多人分享。在这个网页上,她不断上传、分享与邪轮有关的视频和图片。此外,她经常发表令人费解的文章,并向她的朋友介绍自己是“一个修炼人”。这个脸书账户在2019年5月19日关闭。

女儿将母亲带上邪路

获悉母女卷入了这起令人震惊的案件后,范氏天霞母亲过去在胡志明市新富区的邻居们都惊呆了。

邻居们描述,郑氏红花太太——范氏天霞的母亲那时很温柔,人际关系很好,从来不会伤害他人。因此,人们认为,范氏天霞之母参与此事,很可能是她女儿造成的。

蓝衣者为郑氏红花

越南网2020年6月26日报道指出,值得注意的是,范氏天霞这个团体中,不乏高学历人员。参与者中有一名大学教师( 阮玉心萱,拥有硕士学位)。她抛弃丈夫孩子丈夫,加入范氏天霞的修炼团体。此外,还有不少人也放弃工作、家庭,跟随这个修炼群体。

受害人也痴迷邪教FLG

案发后,受害者之一陈德灵的弟弟陈先生告诉媒体说,陈德灵出生于1968年,有两个孩子,后与妻子离婚。1999至2014年,陈德灵前往乌克兰从事个体户,有一家服装店。在乌克兰逗留期间,陈德灵接触到邪轮。回到越南后,陈德灵继续修炼邪轮并在家里向他人传授。陈德灵的多名家人亦系邪轮习练者。

受害人弟弟

陈先生说:“当时,有几十个人在习练邪轮。我和我的妻子也在学习。过了一段时间,陈德灵离家到了另一个地方,不过还有几十人一直在(这儿)学习(邪轮)。”

陈先生的妻子与郑氏红花是熟人,案发前一个月与郑氏红花通电话。郑氏红花说:“陈德灵修炼走偏了。”

陈德灵的妹妹陈氏娥称,陈德林从国外回国后因其身体虚弱,患多病,因此修炼邪轮以缓解病症。2017年底,范氏天霞来到陈德灵家一起修炼。因受到家乡人们反对,2018年2月陈德灵卖掉房子去了南方,与家人失去联系直到被通知死亡。

陈智清,出生于1992年,越南南定省人,居住在胡志明市富润区。据其父亲说,出事前几年,陈智清便离家在外,家人无人知晓其在外行踪。据以前居住的邻居透漏,与陈智清无交流,只听说他跟了神门人一起修法,具体不清楚,之后便消失了,直到2019年5月份从报纸上知道他的尸体被埋入水泥桶内。

越南网

越南网2020年6月26日报道称,根据起诉书,被告和两名男性受害者聚集在一起,在范氏天霞的指导下习练邪轮。

邪教侵犯人权,残害生命,破坏家庭,危害社会,是人类社会的毒瘤。FLG是被中国政府依法取缔的邪教组织。近年来,邪教FLG已经制造了多起血案。

反邪教专家厉洁称,越南邪教LG水泥封尸案是1999年7月中国政府依法取缔FLG后,在国外发生的第一起邪教FLG团伙杀人案。该案再次暴露了邪轮的邪教本质,呼吁公众擦亮眼睛,珍爱生命,远离邪教。


版权所有:中共德州市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德州新闻网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6]16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鲁ICP备11024252号-1 鲁公网安备 37149202000012号